手机彩票网

您好,欢迎来到手机彩票网有限公司
【求索|温州策论】深化金融开放的思考和建议
2019-07-30 作者:柯园园 金易 来源:温州日报

改革开放以来,温州市基层群众和组织自发地开展了以利率改革为突破口的系列金融改革,得到了国家层面的政策认可,有力地支持了温州开放型经济的发展。本世纪以来,温州的金融开放逐步融入国家金融改革开放格局。在新时代背景下,温州需要通过深化金融开放促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造国际化营商环境,激发温商侨商市场活力,助力温州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自发的金融开放是温州金融发展的显著特征

利率市场化的先行探索。1980年10月,温州苍南金乡信用社在全国率先试行“以贷定存、存贷利率浮动”,打破了国家统一的存贷款利率约束和民间高利融资主导的局面,迈出了利率改革的第一步。之后,利率浮动的经验做法逐步在全市推广,形成了涉及城乡国有银行、农信社的以国家基准利率为主、浮动利率为辅的利率双轨制。1987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正式批准温州市开展利率改革试点。2004年,全国实施统一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温州的利率改革趋于同化和消退。2012年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获批后,我市积极探索“温州指数”(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贷款利率市场化定价机制,推动存贷款利率和金融市场利率“两轨并一轨”。通过利率改革,提高了信贷资金配置效率,支持了民营中小企业的发展,增强了金融机构的资金实力,平抑了民间高利借贷活动,维护了金融秩序稳定。

民间资本的率先突围。以现代银行业为主的现代金融部门和以民间借贷为主的传统金融市场并存的金融二元结构,是温州的特色。民间资本与温州中小企业的发展相辅相成,起到了补充融资、风险投资和优化融资结构的重要历史作用。从温州民间自发创办金融的意愿和实践来看,温州金融业的开放是比较充分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温州曾至少存在过51家城市合作社、70家农村金融服务社和233家农村合作基金会(即“两社一会”,在清理整顿中,部分整合并入温州市商业银行、农信社,部分关闭撤销)。2008年以来,陆续设立了44家小额贷款公司。2015年,设立全国首批民营银行之一——温州民商银行。以及温州银行的增资扩股、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股份制改革等,民资都扮演了主角。据不完全统计,进入持牌金融机构(组织)的民间资本已超过400亿元。

温州人经济的主动服务。当前,有175万温州人在国内投资经商,68万多人在世界各地创业发展,在131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300多个海外侨团,形成了覆盖全国、连接世界的温商侨商网络。如此庞大的温商网络的运行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如资金的跨区域流动、国际贸易融资、国际结算等。在外温商普遍参与的经商办市场、房地产、能源投资等领域,相当部分资金都来源于温州本地的信贷资金和民间资本。本世纪以来,温州贷款的增幅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05年之后,温州的贷款余额与GDP的比值从1.07提高到2012年的最高值1.91,分别比全省、全国高0.19和0.66。外汇业务方面,1987年,温州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后撤销退出)开始经营外汇业务,侨汇、外币兑换业务量在全省一直居于前列。在《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中,“探索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是十二项改革任务之一,但因故并未实施。

二、扩大金融开放是温州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当前,我市的金融开放的广度和深度还不能满足经济金融发展需要。一是金融业态结构还不够优化。地方金融发展质量还不够高,地方法人的保险及证券机构、信托、融资租赁、消费金融等业态匮乏,外资金融机构数量很少,外资银行未实现零的突破,影响了金融服务水平,亟须以开放促竞争。二是民营经济国际化的金融需求尚未得到有效满足。支持跨国经营、并购和投资,境外上市等方面的金融服务力度不足,温商侨商经济实力不强。在近年各地方兴未艾的自贸区建设浪潮中,温州也未能取得先发优势,亟待以开放促发展。

一是协同“引进来”和“走出去”,扩大金融服务业对内对外开放。推动金融业对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境外资本进一步开放。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争取民营资本发起设立地方法人金融机构,鼓励境外资本参与设立地方法人保险、证券等机构,积极引进在小微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财富管理等细分领域具有专长的国际金融机构和其他新兴金融业态。围绕“凤凰行动”,鼓励企业赴境外上市、发债和并购重组。

二是加大贸易投资便利化金融支持,打造国际化营商环境。引导金融机构优化跨境人民币结算流程,方便外贸企业人民币结算。以温州(鹿城)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为契机,在个人账户开立、结汇单证电子化、委托方收结汇等方面实施外汇管理便利化措施。积极争取设立中国(浙江)自贸区温州新片区(联动创新区),促进跨境贸易、投融资便利化,为温商侨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综合性金融服务。压缩金融服务办理时限、简化申请材料、减少办理环节,推动“数据跑路”,营造接轨国际、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

三是加强金融风险防控,为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稳妥推进贷款利率“两轨并一轨”,逐步建立以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等金融市场利率为基准的贷款利率定价机制,提升“温州指数”应用价值,优化资源配置。建立中小企业贷款差别化监管机制,提高中小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完善金融业综合统计,加强对跨境资金大额异常流动的日常监测和风险预警,防范开放环境下的金融风险。完善对各持牌类金融机构的分类监管,加强金融监管协调与合作。


返回